军工产业涌动市场化证券化浪潮

YONGHUA.NET 来源:中国证券报 发布时间:2007-03-07 10:26:38 发布人: 浏览: 人次

  推动我国军工产业市场化的动力包括两方面,一是武器高科技化必然要求技术进步,二是国家军费投入有限,成本降低是必然要求
  引进非公有资本进入军工领域,上市是最好途径,这样一方面改善军工企业股东结构,另外对企业经营的目标会有所改善

    市场化将成为国防军工产业日益鲜明的发展趋势,对此,国家相关政策已经相当明朗。

  2007年2月26日,中央军委发文要求全军加紧后勤保障和其他保障社会化各项工作落实。2月27日,国防科工委下发关于非公有制经济参与国防科技工业建设的指导意见。3月1日,国防科工委又下发关于大力发展国防科技民用产业指导意见。三个文件紧锣密鼓出台,预示军工产业将迈入市场化快行道。

  在本报“中证网”()昨天举行的《分享大国崛起盛宴 装备军工黄金时代》财经对话中,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工商联科技装备业商会会长、泰豪科技(600590)总裁黄代放指出,推动我国军工产业市场化的动力包括两方面,一是武器高科技化必然要求技术进步,二是国家军费投入有限,成本降低是必然要求。民营资本的进入,必将促进军工行业市场化。

  军工对社会资本打开通道

  市场化意味着社会资本将不断进入军工领域。国家鼓励和引导非公有资本进入国防科技工业建设领域,鼓励和引导非公有制企业参与军品科研生产任务的竞争和项目合作。具体运作模式上,国防科工委将推进资本运作,鼓励各类社会资本通过收购、资产置换、合资等方式,进入军工民品企业,推动优质资源集中。并且以军工上市公司为平台,吸收社会资源,实现加速发展。

  黄代放指出,非公经济36条以鼓励非公经济进入军工,促进军工市场化,而国防科工委提出专门实施意见将使非公经济进入军工更具可操作性。

  军工对社会资本打开通道意味着什么?“我的理解就是有充分的竞争”,黄代放表示,民营资本进入军工业必然推动军工产业发展速度,“无论国企还是民企,”涌现很多优秀公司,使市场竞争更加充分。

  中信建投证券机械行业资深分析师郑贤玲认为,在国防工业市场化趋势方面,世界上有两个主要派别,一是美国和以色列的整个军工和社会经济融合模式,另一种是前苏联为代表的军民产品分立模式。“军工科技是全社会科技、高科技发展的重要源头,美国经济发展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科技发展,而科技发展又是他们把军工技术和民营资本高度融合所带来的”,郑贤玲这样指出。

  她说,美国军工技术和民营资本融合带来两个结果,一是大量民用资本参与武器生产,降低了武器采购成本,提高了采购效率,二是整个军工技术发展利用到民用方面,提高了全社会科技水平。

  在郑贤玲看来,前苏联模式的不足是军民产品分立,强大的军工研制生产能力没有培育成熟的民用航空工业,“前苏联造的武器非常先进,但是它的民用经济非常落后”。

  我国国防工业是在仿制前苏联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吸收了前苏联的分立模式。但在不断改革中,我国军工行业日益向民营资本敞开通道。目前,国家关于鼓励和引导非公有制企业参与军工企业改组改制的政策具有很强的开放性。除从事战略武器装备生产、关系国家战略安全和涉及国家核心机密的核心重点保护企业外,允许其参与其他军工企业的股份制改造。鼓励非公有制企业通过参股、控股、兼并和收购等多种形式,参与以民为主或从事军民两用产品、一般武器装备及配套产品生产的军工企业改组改制。

  推动国防资产证券化

  在郑贤玲看来,引进非公有资本进入军工领域,上市是最好途径,这样一方面改善军工企业股东结构,另外对企业经营的目标会有所改善,“所以总体来讲,提高资本化率才是军工企业的目标。”

  郑贤玲曾参与国防科工委改革研究,在行业中最早提出国防科技产业化、国防资产证券化。“这是一个市场化的路径,其实主要是达到国防科技和民用经济的高度融合,把现代高科技用到全社会当中,比如使航空航天这样的高科技,在民用经济当中得到很好利用。”

  在国防资产证券化过程中,不断向军工上市公司注入优质资产、实现整体上市,成为军工企业做强做大的一个必然路径。“用最简单的语言概括”,郑贤玲表示,军工企业的上市与不上市,就是从追求成本最大化向追求利润最大化的过程。

  在鞠厚林看来,整体上市和国防资产证券化“并不是国防资产发展的最终目的,而是一种手段。最终目的是要提高国防资产整体效率,通过经济上的良性循环来不断增强行业自身发展动力,让行业在快速发展同时,给国家和社会也形成比较好的社会效益。”

  鞠厚林认为,军工企业和其他大行业的显著区别在于,“其上市公司从资产规模到资产质量,只是整个国防资产一小块,从营利能力看可能达不到平均水平。从资产规模来讲,从一些大的集团来看,上市公司所占的资产不到整个资产的10%。”

  “以航天科技集团为例,下属的四家公司占集团资产也就是8%左右”,鞠厚林说,从证券市场其他行业情况看,一些大行业可能是一些重要企业都已上市,军工行业整体上市和资产注入潜力非常巨大。

  对军工产业资产证券化的驱动因素,郑贤玲的观点是资金和体制。她介绍说,我们军工企业基础比较好,但发展步伐非常慢,2002年之前整个军工系统有8年亏损,“这是我们这么大的一个国家所不能承受的,因为国家越发展,越需要相应的军工作为保障。未来我们还要发展大飞机,这一块资金方面不够。”

  资金是一个原因,她强调的另一个原因是体制。郑贤玲介绍说,我国军工产业原来资金来源非常单一,以税收作为军工开支,这样导致以成本最大化为目标,“因为每一年的费用开支,是以上一年的成本基数来推算的,这个成本的基数导致企业每年报的成本有多少,这样,企业不能创造效益。”

  而通过资产证券化,这种局面将豁然开朗。郑贤玲指出,军工企业整体上市其实是军工资产证券化率的提升过程,“倒不是说所有的军工资产都必须得上市,而且上市以后也不见得就是说所有企业都会进入一个完全竞争状态。从国际上来看,军工企业也有保密性要求,是有限的竞争,但是至少有一点竞争。”

  对军工产业资产注入时点,郑贤玲认为与基本面没有太大关系,取决于“一是大股东持有上市公司的股权比例有多高,是否愿意以这个公司为平台,把资产注入进来。二是上市公司本来的业务在集团公司占据什么样的位置,这个也很重要。”

  哪些类别的资产注入将走在前列呢?郑贤玲认为,从这一点来看,现在以机床重机为首的在产业链里占有比较重要的位置的公司未来前景会更好一些。鞠厚林则认为,根据目前国防科工委和下属集团的一些表态来看,“应该说跟民用品相关的一些资产,在未来一两年内,应该是整体上市或者资产注入的主力。”比如,从航天工业来看,民用卫星未来应该要大力发展,而且有可能是进入证券市场和上市公司的主力。其他的像兵器工业这一块,一些专用汽车、摩托车这方面的资产,未来可能是要成为整体上市的主要资产。从船舶制造领域,包括一些民用船舶和发动机的生产,可能也会以较快的速度进入资本市场。

  同时,在资产证券化趋势下,资产重组和产业整合是军工上市公司充满亮点的投资机会。从2006年起,军工企业的重组已经潮流涌动,整合渤海湾地区、长三角地区造修船资源,兵器工业集团公司并购辽宁华锦集团等,军工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将迈上快行道。此前,国防科工委秘书长兼新闻发言人黄强曾透露,军工上市公司在2007年将加大专业化重组力度,进一步提高产业规模和集中度。根据国防科工委关于大力发展国防科技工业民用产业的意见,国家将推动重组和资本运作,集聚产业发展资源。面向行业内外,加大龙头企业合并重组,推进强强联合,在民用船舶、汽车、摩托车等领域形成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集团。配套产品坚持走专业化、规模化发展道路,鼓励跨集团重组整合,采取兼并、收购、资产划转等方式,在船用配套设施、航空机载设备、卫星地面应用、光电信息等具有一定规模的配套产品领域造就一批专业化“小巨人”,面向军民两用市场发展。

  对于军工产业的行业整合,郑贤玲表示,“我们看好军工企业的十大军工集团没有撤销,这个产业链比较健康,他们整合起来相对比较容易一些,而原机械工业部所属的公司现在整合还需要我们政府的关心,从产业发展角度来引导它更健康地重组。”
 
 

加入收藏
继续查看选择: > www.manx78.com>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最新短信回顾 ※

最新传真回顾


热线电话: 0734-8878222
13187333584
QQ联系:93249872
 
网页在线股票咨询

热门文章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