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繁荣·利率政策·利息税

YONGHUA.NET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发布时间:2007-05-06 10:02:08 发布人: 浏览: 人次
   ●我们所处的经济环境与日本泡沫经济形成之前的环境几乎相同
  ●生产力过剩的情况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这就为以利率政策作为调控手段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背景
  
  关于股市繁荣
  4月27日,上证指数盘中破3800点,A股指数4月继续大幅度上升。如何认识中国股市的繁荣?政府应该如何监管?
  夏斌:警惕股市结构性繁荣下的风险。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夏斌,在4月28~29日召开的第三届“中国金融改革高层论坛”上发表演讲认为,股市很繁荣,但要警惕股市结构性繁荣下的风险。我们所处的经济环境与日本泡沫经济形成之前的环境几乎相同。日本泡沫形成之前,日元处于升值的压力,我们现在人民币的升值压力很大;商品物价涨幅都不高;当前中国央行的利率和货币市场利率不高,日本在1986年到1989年,中央银行利率和货币市场利率也比较低;从市场看,股民对股市都持有长期的乐观心理。只要我们的宏观经济政策恰当,人口红利还有十到十五年,经济应该能保持高速增长,股市不可能不好,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这样一种心理和情绪也可以理解。但需要指出是,日本经过了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最后泡沫破了,十年经济低迷,怎么搞也搞不起来,所以,我们有必要以此为鉴,吸取教训。
  谢国忠:中国市场泡沫可能性大、价格过高。摩根士丹利前亚太区首席经济师谢国忠日前在凤凰卫视《社会能见度》节目中认为,内地股市泡沫的可能性大,价格过高。谢国忠认为:内地股市过了2500点以后,就进入了泡沫时代。进入泡沫时代如果能够维持很久的,是在资金比较充足的情况下,是在经济周期还是朝好走的情况下,一般的说来泡沫一时不会破灭,所以内地股市上升的趋势还没有改变。但世界平均的市盈率历史上说是15倍左右,发展中国家比这个要低,如果经济增长快一点的话,存在一种可能性就是市盈率可以高到25倍左右,这属于理性范围之内;但内地股市现在已经高出很多,内地经济虽然在增长,但是盈利的质量不是那么高,因为很多公司还没有自己的品牌,也没有自己的技术。对于盈利可持续性也有一定的风险的,在这种情况下内地25倍市盈率是一个比较高的范围,过了这个范围的话,就很可能是一种投机了,是出现泡沫的阶段了。
  关于利率政策
  4月29日,央行宣布,决定从5月15日起上调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这是央行年内第四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至此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已经达到11%。在央行持续提高存款准备金比率的同时,关于提高利率作为降低流动性、降低经济运行风险的货币政策组合研究与呼声也在不断增加。
  柯林斯、林毅夫:中国政府应使用利率工具。4月24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了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IMF研究部副主管柯林斯(CharlesCollyns)表示,稳定经济增长步伐,保持近年来的快速增长势头,需要更多地依赖货币政策;允许人民币更快升值将为货币政策发挥及时的调控作用提供更多空间;他的说法与IMF不久前的提议相呼应。IMF表示,中国在寻求经济平稳发展的过程中,应该更多地借助货币政策,减少市场干预;进一步提高利率很有必要。4月21日博鳌论坛上,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在谈到中国政府到底会采取什么样的宏观调控政策时,重点提到了利率政策。林毅夫认为,生产力过剩的情况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这就为以利率政策作为调控手段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背景;今年总的来讲投资增长率较高,经济增长也非常快,政府会更多地利用利率政策来调整投资和消费。
  赵志君:调节内部失衡要善用利率政策。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赵志君发表《宏观调控还是要重视利率杠杆》(《中国经济时报》,4月26日)一文。文章认为:要消除流动性过剩、恢复经济对外、对内的平衡,单一的政策措施难以奏效,必须让体制和政策联动,多种政策合理搭配、协调运用,不仅重视促进国际收支平衡,而且同样重视国内经济平衡。从政策层面来说,调节外部失衡要善用汇率政策,调节内部失衡要善用利率政策。我们建议的政策组合是:一、在取消外资超国民待遇的基础上,扩大人民币汇率的浮动范围,放松对资本流出的管制,促进人民币的自由兑换。二、实现以投资为主要调节目标的利率、法定准备金、公开市场操作联动。在提高法定准备金率、加大公开市场操作力度回收流动性的同时,通过提高利率抑制国内固定资产和房地产投资的过快增长。就目前的投资水平和通货膨胀率水平而言,利率调整远没有到位。防止外部失衡引发内部金融危机的有效政策是提高利率以加大投资和投机的成本。当前的问题不是利率政策无效,而是利率上调幅度太小效果不明显。
  关于利息税
  利息税从1999年恢复征收至今已经有8年历史,而现在要求废除利息税的呼声越来越高。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宋兰昨日表示,利息税的一些积极作用不容忽视,目前取消利息税的条件还不成熟。利息税是存是废,各方说法不一。
  黄桦:应停征利息税。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教授黄桦在接受《证券时报》采访时说,当初国家把利息税作为宏观调控的一种手段,多年来还是有一定作用的,只是由于政策效应的滞后,效果并不直观。现在的经济情况不同了,出于同样的宏观调控目的的考虑,停征利息税比较合适。
  白景明:利息税是合理必要的。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白景明表示,开征利息税是完善个人所得税制的一个重要步骤。一个税种的保留与否,不是由它在总税收中所占的比重决定的,关键是看它存在的合理性。利息税作为个人所得税的一个税目,有筹措收入的功能,国家的税制是合理的、必要的。而且这部分税收主要用于公共产品的社会供给等社会事业的发展,最终受益人是全体人民。
  孙钢:利息税不应“一刀切”。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孙钢在接受和讯网采访时表示,他不赞同目前“一刀切”的征收方式,而应该设立一个免税额,在这个额度以下的不用缴纳利息税,对一些类似养老金之类的存款有保护作用。
  目前不少老年人喜欢买国债,因为可以避税,同时也可以享受比银行利息略高的收益。国家没有现在取消利息税,可能也有促进国债发行的目的。插图/苏益
  
 
加入收藏
继续查看选择: > www.manx78.com>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最新短信回顾 ※

最新传真回顾


热线电话: 0734-8878222
13187333584
QQ联系:93249872
 
网页在线股票咨询

热门文章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