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蔗之灾 制糖业影响几何

YONGHUA.NET 来源: 中国证券报 发布时间:2008-02-20 09:58:36 发布人: 浏览: 人次

 
 

  “家里10亩甘蔗地,现在才砍了不到三分之一!”广西扶绥东门南华制糖厂过磅站前,一位身披蓑衣、浑身沾满泥浆的蔗农满脸无奈。他家里还有差不多30吨甘蔗留在地里。

  南华制糖厂是亚洲大型制糖厂之一。在过磅站前,记者看到,尽管天飘着阴雨,还是有满载甘蔗的大卡车陆续送蔗到糖厂。

  “我们现在只有求老天爷保佑不要再下雨了,否则甘蔗收不上来,我们糖厂开榨的机器也吃不饱。”东门南华制糖厂副总凌超英告诉记者,目前厂子已经开足马力,满负荷生产,日压榨甘蔗达2.3万吨。但即便如此,与他们厂所负责蔗区将近260万吨的产量相比,仍然是杯水车薪,这也意味着还有数量巨大的甘蔗依然留在地里。

  “持续冰冻使很多甘蔗根部以上4、5节都变坏、腐烂,散发出酸腐气味。阴雨连绵又让许多蔗农无法将砍下的甘蔗运出来。”制糖厂农务科陆科长指着蔗地那些已经变质、垂倒的甘蔗心痛地说,甘蔗在地里多留一周,蔗农和糖厂的损失就增多一成。

  广西这场50年一遇的严重灾害天气,让蔗农、糖厂都有切肤之痛,而在心痛背后,更多问题浮出水面。

  扶绥,离自治区首府南宁不到100公里、被誉为“甘蔗之乡”,当地流传着“中国糖业看广西,广西糖业看崇左,崇左糖业看扶绥”的说法。蔗糖是当地的支柱产业,相关税收占当地财政收入一半以上。“能种的地都种上了甘蔗,这里几乎所有家庭收入的来源是甘蔗。”当地人这样来形容种蔗。

  2月18日,当记者赶到扶绥时,当地气象预报显示:全天阴有小雨,气温在9摄氏度左右。

  出租车司机陈师傅抱怨道,今年遭遇的冰冻灾害天气加上飞涨的物价和过高的人工成本,让蔗农一年到头的辛劳几乎白费,种甘蔗根本没有挣到钱。

  山圩镇渠透村蔗农梁瑞俊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种植一亩甘蔗的成本将近250元,而卖出一吨甘蔗的价格才275元。“一亩地化肥大概要300斤,去年化肥价格飞涨,每百斤卖到了235元。由于天气冷,雇工人砍蔗的开支也由25、30元一天提高到现在的40元。装车、运输费用也是水涨船高,由55元上涨到了76元,再加上种子、农药上的开支,总的成本很高。而一亩地产蔗顶多不超过5吨。这样算下来,成本都已经赶上卖甘蔗的价钱了。”

  梁瑞俊一家四口人,一个孩子在上中学,一个孩子去年考上了大学,家里的全部收入靠种植甘蔗。他满脸愁容地告诉记者,家里种了30亩甘蔗,估计能产甘蔗130吨,可目前收割的还不到一半,留在地里的甘蔗一天天在变质,有些已经开始腐烂了。

  “孩子开学还等着学费,可地里的甘蔗没收上来,哪有钱啊!”老梁的声音有些哽咽。更让他心焦的是,目前雇不到砍蔗工,也没有足够的“砍蔗证”。

  老梁说的“砍蔗证”是广西政府为了统筹安排全区甘蔗这个支柱产业,而将不同甘蔗产区划归给不同的糖厂,统一由指定的糖厂发证给蔗农,蔗农凭证砍蔗并以每吨275元的收购价格卖给糖厂。

  “它就是一个‘准生证’,有了证才能砍,否则砍了运到糖厂也不收,没有证即使是烂在地里也没有办法,而偷运卖给其他买家则属于违法行为。”老梁对这个本是惠农的规定颇有非议。他说,现在这个“证”正成为蔗农追逐的对象。有关系、走后门的人可以轻易地从糖厂派驻蔗区的联络员手中拿到,而没有关系的人要么等着排队,要么花些钱。老梁说,他们那里一张砍蔗证出价50元甚至更多,而一张证才能砍13吨甘蔗。

  “天灾造成的损失我们还可以接受,但人为因素使地里的甘蔗收不上来或者卖不出去,我们就想不通了。”同是扶绥县山圩镇的种蔗大户梁瑞巧直言不讳,应该严格控制化肥涨价、允许放开甘蔗收购,甚至应该规范甘蔗砍伐工市场,不能漫天要价。

  蔗农一方面对政府过多干涉市场有意见,另一方面又希望政府能多给他们作主,帮他们走出困境,正是在这种矛盾的心态中,蔗农无奈而又坚忍地面对着这场50年一遇的冰冻灾害。 
 

加入收藏
继续查看选择: > www.manx78.com>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最新短信回顾 ※

最新传真回顾


热线电话: 0734-8878222
13187333584
QQ联系:93249872
 
网页在线股票咨询

热门文章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