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刘汉:最牛希望小学与袁宝璟雇凶杀人案(图)

YONGHUA.NET 来源: 发布时间:2008-06-01 11:14:34 发布人: 浏览: 人次

 刘汉
刘汉 (资料图)

  殷翎

  废墟中屹立的“刘汉希望小学”

  “刘总非常低调, 据我所知,目前没有任何一家媒体采访过他本人,当然主要是他不愿意出面接受采访。 ”2002年时,四川汉龙集团公关部工作人员曾以此拒绝了媒体的采访要求。而2003年时,当“刘汉”这个名字曝光于当年的胡润 “百富榜”因而吸引了外地媒体赴川采访时,却惊讶地发现,这家在当地名气不亚于长虹的企业,连114都榜上无名。

  汶川大地震, 却意外地把刘汉的名字一夜之间“震”遍大江南北。在《足球》 报川籍记者李承鹏的一篇灾区前线报道中,有如下详叙(请原谅笔者几乎不忍删节):

  那天一个学生都没有死,甚至没有什么重伤。我了解到,那座10年来正式名字叫“刘汉希望小学”的教学楼不仅楼没有垮,奇迹是,连教学楼正面那块长十几米、高三层楼的玻璃幕墙一小块都没有碎,与在这场大地震无数学校像多米诺一样倒塌,动辄压死几百名学生相比,这是一个建筑的奇迹,我很好奇,这是谁修的房子?

  于是我知道一个叫 “汉龙集团”的公司, 是在10年前出资捐赠邓家小学的企业,老板叫“刘汉”,总经理叫“孙晓东”,经办监理学校修建工程的人是当时的集团办公室主任。 学校里很多人在谈及这场幸运的逃生时,都在感谢这位监工的“办公室主任”。昨晚我找到这位办公室主任,他讲了一些故事,但坚决不让我透露他的姓名,……因此下面我只能用X先生来代指……我得知以下内情:

  一,10年前,刘汉和孙晓东对下属 X 先生说,“亏什么不能亏教育,这次你一定要把好质量关,要是楼修不好出事了,你就从公司里走人吧”。

  ……

  据不完全统计, 在这次地震中,四川灾区已垮塌学校42所。 而据X先生透露,汉龙集团捐助的、由他监工的5 所学校———北川刘汉希望小学、安县红武村希望小学、江油白玉汉龙希望小学、江油含增镇长春村小学、北川擂鼓镇汉龙教学大楼,都没有倒。

  在受灾最为严重的北川屹立不倒的刘汉小学,被网友称为“史上最牛的希望小学”。据幸存者、学校副校长史少先介绍,该校“总造价是59万元,其造价离当时国家拨款给公办学校建楼的标准 400 元每平方米的基本水平还低。 ”在这59万元中,汉龙集团出资 52 万元,剩下的 7 万元是由村、镇集资的。 ”就是这造价不及400 元/平米的没倒的房子, 保住近500名学生宝贵的生命。

  2008年5月20日,备受各界赞誉的汉龙集团发布公告,表示,集团成立以来先后捐资建设了 20 余所希望小学,“集团的捐资助学是直接将款项捐至当地相关部门。 因此,所有希望小学的建设,我们既不是承建商,也不是业主,我们只是参与了工程建设质量的监督管理工作。 所以,面对灾难后幸存的师生,我们还应该感谢认真履行建设管理职责的当地有关部门,感谢保质保量严格施工的承建单位”。 同时披露, 在这次地震中,集团初步统计死亡和失踪员工超过70人,损失超过5亿元,但刘汉在地震发生后的 3 小时内即宣布捐赠3000万元,此后,集团董事局又决定追捐 2000 万元,这些款项将专项用于四川重灾地区阿坝州、德阳、绵阳三地中小学校的灾后重建工作。

  李承鹏的报道刊出后, 迅速引起了强烈反响,许多后续报道陆续跟进,身在海外的西班牙华侨看到相关报道后, 表示愿意向汉龙集团这个“史上最牛的建筑商” 捐款 3.8 万-5万欧元作为灾区重建资金,连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也表示了希望委托汉龙集团筹建村委学校的计划……

  而 2003 年,绵阳市经委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掰着指头细数汉龙的“功德”,如垫资 9000 万元修建了位于绵广(绵阳到广元)高速公路入口处的迎宾大道,出资 4000 万元修建了公益性大桥———汉龙大桥;出资修建了绵阳市体育馆和市区内多座人行天桥……

  2008 年 4 月 23 日,“2008 胡润慈善榜”系列———“川渝慈善家”子榜单发布,43 岁的刘汉以 1.27 亿元的捐赠,成为川渝最慷慨、最年轻的慈善家。

  一桩尘封的谋杀案

  刘汉为人低调, 但名字早些年间曾有过一次高频率的曝光,在一桩如今已经尘封的凶杀案中。

  2005 年1月3日上午9 时,曾轰动一时的亿万富翁袁宝璟(关于其事, 可参见2006年11期 《红周刊》“人物故事”栏目)涉嫌雇凶杀人案,在辽宁省辽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袁宝璟被判处死刑。

  根据法院陈述,1996年秋天,袁宝璟等人与被害人汪兴在北京怀柔金石山宾馆 201 房间, 袁宝璟提出在四川成都炒期货时损失 9000 余万元,怀疑是刘汉与证券交易所修改规则所致。汪兴便提出安排人去打刘汉,得到袁宝璟的认可。而后,由袁宝璟出资16万元让人交给汪兴。 1997年2月1日晚9时许,受袁宝璟等人指使的李海洋(己判刑)在四川省广汉市西园宾馆发现刘汉,当刘准备离开时,李海洋在西园宾馆贵宾楼餐厅楼上平台向刘汉近距离连开两枪,因未击到刘,便逃离现场。

  而后汪兴因与袁宝 交恶,便开始以打电话、写信要举报袁宝璟的违法犯罪事实相威胁。 2003年10月4日23时许,在袁宝璟的指使下,汪兴遭遇枪击,当场死亡。

  2006年3月17日,袁宝璟上诉被驳回,死刑立即被执行。

  1996年的袁宝璟, 已是在股市上翻云覆雨的资本大鳄, 当年年底,约有 30 家上市公司的 10 大股东中出现了袁氏旗下的建昊集团身影,集团资产约达30亿元。 而刘汉也非等闲之辈,他被业界视为“期货业水下巨鳄”,绵阳地区“教父级人物”等具有浓烈江湖气息的称谓也时有加身。在袁案中,坊间传闻当时是保镖“替他挡了子弹”,刘汉得以幸免于难。

  在坊间, 刘汉的发家史就是一部江湖传奇。 据称,刘汉早年曾为广汉的“江湖老大”,后来靠 1000 元起家,通过炒期货赚了钱后,成立了广汉平原实业有限公司, 做起了 “正行”。 不过刘汉对所有传闻都予以了否认,他说一开始从事贸易的时候主要做的是建材和成品油生意。这个说法从其一份简历上或可得到印证———“1990年至 1991年任广汉特油供应站副经理、经理”。1994年,中国的钢材现货市场很是低迷,出现了波及全球的“熊市”。一边是期货市场上钢材被爆炒,价格直升至 3500 元/吨;而另一边现货市场上钢材价格只有 2800 元/吨,成钢、重钢的库存产品堆积如山,卖不出去。 精明的刘汉迅速做出了判断,他集中自己所有资金,和成钢、重钢签下了旁人看来近乎疯狂的合同———以比市场价高200 元/吨的价格, 收购钢材厂库存产品,然后拿到期货市场沽空。 仅此一役,刘汉大获全胜,斩获近亿元,从此跻身亿万富豪之列。

  1997年3月, 刘汉在绵阳成立汉龙集团, 注册资本 9998 万元,法人代表为蒲万昌,刘汉隐身幕后。

  打仗亲兄弟 职能各分明

  作为一家非上市企业, 汉龙集团在证券市场中并不为太多人所熟悉, 但提起宏达股份和金路集团,大家就不陌生了。汉龙集团正是上述两家公司的第二和第一大股东。而宏达股份的实际控制人刘沧龙,也正是刘汉的堂兄,年长刘汉10岁。“汉龙”乃各取兄弟名一字而成,

  刘沧龙的发家同样具有传奇色彩,早年成名于老家什邡市。 早在改革开放的初期 1979 年,25 岁的刘沧龙就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旅。时为什邡民主公社榨油厂职工的他用借来的500元买来原料磷矿粉和硫酸,创办了什邡县民主磷肥厂,和同事一起试验生产“土磷肥”,一举成功,刘沧龙因此起家。 1993年什邡县民主磷肥厂改制为四川宏达联合化工总厂,1994年进行股份制改造,2001年,宏达股份成功上市。

  与堂弟刘汉不同的是,靠技术起家的刘沧龙一直保持着技术研究员的身份, 在宏达股份董事长的身份外,还身兼企业的“核心技术人员”,并参与了多个技改项目研究。 而与刘汉相同的是, 刘沧龙亦十分低调,据称 10 年中仅正式接受过两次采访。而在公益方面, 从 1999 年到 2008年,宏达集团各项捐资总额达4.06亿元,大部分也是投向农村领域。 2007年刘沧龙当选为全国工商联副主席。至此,刘氏兄弟一个身处江湖,一个身居庙堂,人谓“蜀中双雄”。

  从宏达集团近些年的版图扩张来看,刘氏兄弟可谓相得益彰。 刘沧龙在实业领域大展宏图,刘汉则在其熟悉的资本领域大肆运作,其控股的金路集团与刘沧龙控股的宏达股份一道,被市场称为“宏达系”,也曾在夏新电子(现为*ST 夏新)、四川双马(现为*ST双马)中出没,坊间一度盛传珠峰摩托(现为 ST 珠峰)亦属其麾下,但未得到证实。

  2008年5月6日,因在“金鼎锌业股权争夺事件”中失利而遭遇基金大规模减持、接连跌停的宏达股份公告披露,“接到股东四川平原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和绵阳市益多园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通知,截至4月29日收盘,两公司分别通过上证所交易系统减持6962312股和7513600股,分别占总股本的 1.349%和 1.456%”。而根据证监会4月20日公布施行的《上市公司解除限售存量股份转让指导意见》规定,“大小非”股东公开出售解除限售存量股份的数量超过股份总数1%的, 应通过大宗交易系统转让。 对此,两位违规的“大非”给出的解释是,“工作人员操作不当”。 市场普遍认为平原实业和益多园房产的幕后控制人均为刘汉,虽然汉龙集团相关人士称“不清楚”。

  据报道, 知情人士透露:“此次违规减持可能是宏达系资本运作的前兆。 ‘刘汉此前一直在海外协助宏达运作矿业,近期突然回到金路集团驻地德阳,准备重新接手金路。 ’”

  此前, 刘汉最引起市场关注的一个举措是 2002年~2003年借增资扩股之机,以宏达集团和宏达化工的名义入股在中国期货界具有标杆地位的中国国际期货经纪有限公司,据中期公司高层透露,中期公司增资扩股起始都是由刘汉出面洽谈的。业界本以为中期老总田源携手刘汉后,是打造“中期控股”金融航母的开始,结果却让人大吃一惊,2004 年深圳证监局《关于对中国国际期货经纪有限公司的监管意见书》 显示,2003 年10 月 29 日, 中期注册资本由 3000万元增加到1.5亿元,10月30日,公司第二大股东宏达集团划走到账才一天的1亿元资金;由于资本金不到位, 中期差点没能通过 2003 年年检。 而当年7月28日中期期货临时股东会《清理关联单位借款的情况说明》显示,“宏达系”公司通过各种复杂的渠道,在中期期货的债务余额一度高达 2.5068亿元! 中期另外两位股东苏州新发展投资有限公司、兖矿集团有限公司因此将“宏达系”告上法庭,2005年 12月, 北京高院一审红“宏达系”败诉。

  不过, 这场诉讼最终以人们都没有料到的方式收场,2006 年 5 月26日, 宏达股份公告,“通过友好协商,将持有的全部中国中期28.646%股权(1.7188 亿元出资)作价 1.7188亿元转让给华夏金融”。 刘汉全身而退,转而将目标锁定四川信托。

  而据熟悉中期内幕的人士表示,“经过宏达集团刘汉的这一进一出,最后的结果导致中期成了真正私人控股的企业性质”。

  一位曾在中期任职的业界高管对笔者的朋友表示:“刘汉跟我们不是一路人。 ”

加入收藏
继续查看选择: > 市场要闻>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最新短信回顾 ※

最新传真回顾


热线电话: 0734-8878222
13187333584
QQ联系:93249872
 
网页在线股票咨询

热门文章点击排行